洛阳千年玄奘寺:一个人的传说,一千四百多年

在隋朝大业年间,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常常到离家四公里左右的灵岩寺(今玄奘寺)聆听经书。后来他成为了这座寺庙里的俗家弟子。到了12岁这位男孩随二哥到洛阳的净土寺出家,之后他开始了遁入空门、潜心礼佛的生涯。后来,他下定决定远走印度求取佛经,从长安出发,一路经历艰辛,一走就是十七年,最后取得真经回到大唐,他就是闻名中外的玄奘大师。


而他最初听经书的地方,经过了千年的变迁已经改名玄奘寺。


就在这个寺庙里,流传着一个和他有关的美丽传说。就在灵岩寺(今玄奘寺)里,有一棵古松,玄奘用手摸着树枝说,我如今去西方求取经书,你可以朝着西生长。如果我回来了,你就朝着东边生长,那样我的弟子便知道了。玄奘西行的路上,这棵松树一直朝着西,长了好几丈。忽然有一年松枝忽然改变了方向,朝着东边生长。弟子们看到了都说,玄奘大师要归来了。于是,大家出去迎接,大师果然回来了。后人把这个松树叫做“摸头松”。


不过,传说始终是传说,可是有着一千四百多年历史的玄奘寺,却在历史的变迁中,不断被遗忘,不断被记起。或许在洛阳城中,那些有着故事的寺庙太多,那些耀眼的古迹太多,以至于在洛阳偃师的这座千年古刹常常别人遗忘。可是,那悠扬的响了千年的钟声却默默讲述着那些失落的故事……


一、玄奘寺名字变迁史:每一次更名都是历史封尘的故事

如果你去洛阳旅行,看过了龙门石窟,看过了白马寺和关林庙,欣赏过了国色天香的牡丹花,那么请您移步坐着大巴,到位于偃师的这座安静的寺庙。这座寺庙就在马路的旁边,但它身后曾是一望无际的葡萄园。各位旅行者,我曾经在此处居住半月,当您走进了这座千年古刹,时间是静止的,历史就在这里完完整整地通过每一寸的砖瓦,通过每一位僧人的唱经而呈现出来了。


这座寺庙最早建于北魏,具体年份找不到确切资料了,只知道当时叫做灵岩寺。灵岩寺本身并不出名。因为在洛阳有大名鼎鼎的白马寺,在登封有享誉中外的少林寺。而夹在中间的灵岩寺,只是默默地在时间长河中泰然自若,默默等待。


直到公元611年左右,它等到了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男孩。男孩俗名叫做陈袆,出生在洛州缑氏,也就是今天的洛阳偃师。当时他的家就在“灵岩寺”(玄奘寺)附近的村子里。当时玄奘的父亲辞官避世,他的母亲带着他常常到这座寺庙进香,听老法师讲佛经。这里成为玄奘大师佛学的启蒙地。


后来玄奘遭遇了家庭变故,父母先后去世,童年的他便随着二哥去了净土寺学习佛经,后背破格录取,出家为僧。到了贞观三年,也就是公元629年,玄奘独自走过玉门关,孤身走入荒无人烟的大沙漠,翻越了雪山,历经了艰险,到达印度的灿陀寺,从戒贤大师受学。贞观十九年,玄奘取经回到长安,再去灵岩寺去拜访众僧人。这是他童年迪蒙的地方,但是此次回来却发现灵岩寺如此的破败。他就上书皇帝,希望重修此庙。唐太宗就赐良田40倾,下令重修。寺庙的僧众为了纪念玄奘的“大德、大善”改名为“兴善寺”。


到了武则天时期,她从都城洛阳出发,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到中岳嵩山祈福。我们前面说过,这座寺庙在洛阳城和登封之间的偃师,于是这个前往嵩山的队伍路过了寺庙。看到这座寺庙如此破旧,便赠予重金再次休憩,改名唐僧寺,而唐僧寺附近的村子也更名为唐僧寺村。现在寺内还有各个朝代修葺寺庙时候留下的碑文。有明万历丙辰(公元1616年)重修唐僧寺碑,清康熙四十年(公元1707年)建火神庙碑,清同治十三年(公元1874年)唐僧寺上殿又重修碑等等。


到了近代,民国期间一位海法老和尚看到这里,发现唐僧寺已经破败不堪,经历了战争的摧残,经历了岁月的冲刷,它已经成了断壁残垣。这是玄奘大师启蒙的地方,他一定要重振寺庙。于是他募资重修了寺庙。新建了山斗、围墙、及钟、鼓二楼等,这里又逐步恢复了荣光。


在1996年,中国佛教协会的赵朴初先生拜谒唐僧寺时,提议将“唐僧寺”改名为“玄奘寺”,并亲笔题字。不过“唐僧寺”这个名字已经喊了一千多年,虽然已经更名为“玄奘寺”附近很多人依然在不自觉里喊出来“唐僧寺”。


这是玄奘寺的过往传说,但从名字的变迁就可以看出,这一千多年来,玄奘寺一直处在衰败和修葺之间。或许是地理位置的缘故,两个大名鼎鼎的寺庙,一个东边,一个在西边,让中间的玄奘寺如此的受到冷落。


不过还有一个原因,洛阳城内的寺庙很多。当您游览洛阳的时候,会发现很多唐朝或者北魏时期留下的寺庙遗迹。如此多的寺庙正好说明当时朝廷对佛教的重视,中西文化交流在这些建筑里留下了记忆。


二、玄奘寺的古老大殿:800年的建筑里,那一声敲木鱼的声音

玄奘寺的兴衰就像是一个不被注意的城市的兴衰。它借着周围那些光芒万丈的邻居来获取自己延续生存的物质必需品,当然也正是它的不引人注意,才默默保存了一直流传下来的传统。它的安静,它的静谧,它在信仰中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那种神圣感,就这样在僧人不自觉地代代相传中保存了下来。


我到玄奘寺的时候,大概是2008年,距今也有11年了。当时寺庙里都是修行的女众,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尼姑。很多女众修行的地方都叫做“庵”,唯有这里叫做“寺”。可能是为了保持玄奘寺这样一个有意义的名字。她们有些人在此处修行了一辈子,有些人则是慕名而来苦修。师傅们告诉我这是一座苦修的寺庙,这里的每一块砖,每一条路都是她们十几个人和一些俗家弟子亲手建造的。寺庙里有很多古老的松柏,以及随处可见的古碑,静谧而古朴。


这里是一个新旧相互交织的地方,有新盖起的大雄宝殿,可是她们礼佛从来不去那里。而是在那个古老的瓦房里,那是一座800年历史的建筑。从我刚到寺庙,师傅们就用无比神圣的语气告诉我,这座房子的历史。它的墙身是青瓦,低矮而简陋,整个大殿显得拥挤而狭小。当师傅们围着佛像念经的时候,一度还显得局促。这里的地砖也不似别的佛堂那样明亮,而是多年脚踏出的坑坑洼洼。


这里可能是寺庙里存留的最古老的可以实用的建筑,也可能是历代的僧人都会在这里礼佛。她们不自觉地遵守着传统,就这样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,老师傅们穿戴整齐,迈着矫健的步伐,走进这个有800年历史的佛堂。


一天傍晚,我做完了杂役,在此处溜达。看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师傅在一个像磨盘一样的东西上撒谷物,还不断念着经。


走上前询问,老师傅说,一到晚上那些孤魂便没用去处,她要把这些魂魄召回来给他们一个安身之所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老师傅显得那样的虔诚,看着她一个人跪在大殿上,披着僧衣,敲着木鱼,摇着磬,那一刻我被深深被震撼了。那清脆而孤独的木鱼声,让我想到在这800多年的日子里,或许有几十万个日日夜夜,都有一位虔诚的僧人为那些无处安身的灵魂提供一个暂居之所。他们带着最朴素的善良,为自己信仰默默坚守着……


老师傅招呼我过去,和她一起磕头,虽然我一直没用佛教的信仰,但是我在寺庙里生活,依然遵守着他们的规则。那一刻,师傅拉着我的手说:“以后你无论走到那里,这里都是你的家。”这话一说出口,我瞬间感动了。除了父母,谁能说出这样的话?她们把我这个刚到此地不到一周的孩子当成亲人一样看待,实在让人受宠若惊。


寺庙的生活是缓慢的,但是寺庙的生活又十分的规律而自然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……


洛阳还有很多这样在安静角落里隐藏的寺庙,还有许许多多在历史长河中掩藏的故事。这些故事虽然不耀眼,但是一旦讲述出来,却是让人莫名感动。



关注【土豆读书流浪记】,行走路上为您讲述封尘的往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