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弃疾十分积极乐观的一首玉楼春,写得幽默清

宋宁宗庆元二年,即公元1196年,这正是辛弃疾赋闲农村的时期,但是这一年却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。原来,辛弃疾所闲居的上饶带湖寓所被火烧毁,辛弃疾不得不迁居到别地,所迁居的地方,便是铅山东北地区,在此地,有一口清泉,形状如瓢,词人便把它叫做“瓢泉”。


在此地居住的这段时期,辛弃疾也为我们创作了许多优秀的词作品,比如下面这一首有趣的《玉楼春》便是其中之一。这首词,题名“戏赋云山”,但是字里行间中所描述的却是自然界中瞬息万变的现象,辛弃疾以幽默的笔触写出,其中似乎还蕴含着哲理思考。


玉楼春·戏赋云山


辛弃疾


何人半夜推山去?四面浮云猜是汝。常时相对两三峰,走遍溪头无觅处。


西风瞥起云横度,忽见东南天一柱。老僧拍手笑相夸,且喜青山依旧住。


开头以设问起,“何人半夜推山去?四面浮云猜是汝”,上句问,下句答,这其实要比直接说青山被浮云遮挡要来的含蓄和耐人寻味,尤其是作者以拟人化的手法写出,显得更加传神了。这里最妙的是上句用了一个“推”字,显得空灵,更贴切地表现出了青山被浮云所笼罩的景象;下句用了一个“猜”字,有着不确定的意味,更显得灵活生动。


三、四句承接头二句,通过描写作者“常时相对两三峰”的行动和“走遍溪头无觅处”的结果,表现出词人寻觅和遗憾的心情。辛弃疾其实对青山有着独特的感情,他的词作中,经常出现如此的描述,比如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、见我应如是”、“青山意气峥嵘,似为我归来妩媚生”等等,青山其实已经成为了辛弃疾一种光明磊落的写照。


如果说,上片所描绘的,是青山被浮云所覆盖的忧虑之情,那么下片就是再次目睹青山之后的喜悦之情。“西风瞥起云横度,忽见东南天一柱”,作者笔锋一转,写西风乍起,浮云被吹散,忽然看到平时所爱之山峰,还是耸立于东南天际之中,那种喜悦之情,作者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却从字里行间中让我们体味到了。


最妙的是结尾两句,“老僧拍手笑相夸,且喜青山依旧住”,按道理来讲,作者应该是在此处抒发喜悦之情的,但是辛弃疾却偏不这样写,而是宕开一笔,写一个老僧,看到青山依旧耸立于东南天际的欢快动作和笑声,通过老僧之喜,来表现自己之喜。作者这样处理,让词境变得更加丰富了,原来,志同道合的人并不是没有(试想辛弃疾一生的理想抱负),比如这老僧便深知我心!


其实,稼轩的这首词,虽然题作“戏赋云山”,可是对于他所吟咏的对象却并没有十分细致的描写与刻画,而是以轻快、明朗的笔触抒发了自己内心的感受,其中又似乎饱含深意。总体来说,辛弃疾的这首小词,格调明快,清新有活力,反映了辛弃疾乐观向上的一面,读来十分有味道。